深刻领会 落实落地
——对“品质铁建”建设的几点思考

来源: 中国铁道建筑报  作者: 《中国铁道建筑报》编辑部    时间:2020-06-11 【字体:

深刻领会“品质铁建”的丰富内涵

纵观中外优秀企业,在世人赞许的背后,都内涵着一套符合时代发展趋势、市场经济规律、行业和企业发展规律的理念、思路、战略及措施。而企业的发展理念等,只有基于历史、实践和创新,聚焦方向、目标或问题,才能显现其时代性、先进性和科学性。

中国铁建提出建设“品质铁建”,是在过去解决结构失衡、产高利低、质量不高等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而提出的一系列理念、思路、措施的基础上,针对企业发展方向和解决现实问题、实现现实目标任务,以领导班子和广大员工的新视野、新智慧和新经验为蓝本,经过凝练、升华、创新而提出的。比如,过去提出要“以推动逐步转向高质量发展和价值创造为核心”,现在提出要“以品质铁建为中心工作”;过去提出要“聚焦国家政策窗口”“聚焦‘一带一路’”“聚焦重点战略区域”,现在提出“四者定位”、推进“三转”、海外优先等。一脉相承,在继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增强了当下企业发展的方向性、指导性和针对性。

“品质铁建”丰富的内涵,不仅体现在继承性与创新性上,更体现在当下的针对性、指导性和应用性上

1.“品质铁建”是方向性、目标性明确的构想。“品质铁建”是“经济实力国际领先、技术实力国际领先、竞争实力国际领先,最具价值创造力的综合建筑产业集团”这一战略目标的凝练、丰富与升华,体现在:明确“四者定位”,着力打造“最优大脑、最灵四肢、最强躯干、最佳胃口”和党建引领、战略发展、企业管理、产品服务、经济效益、社会贡献、人才素质、企业文化等八个方面的高品质(以下简称“八个高品质”,下同)。这些全新、具体的内涵,构成了“品质铁建”的“四梁八柱”。

2.“品质铁建”是组织机构变革的重要推力。打造“品质铁建”,需要功能匹配的组织结构和流程管理。把中国铁建总部打造成“最优大脑”,功能上成为战略发展中心、资本运作中心、风险管控中心、产业协同中心、绩效评价中心和价值服务中心,职责圈定在“把方向、管资本、控风险、统协同、精考评、优服务”的界面,就必须深化改革。同样,实现区域总部经营优化后的全覆盖,构建“3+5+N”的海外经营体系;搭建投资平台,实现总部、区域总部投资网格化态势;进一步厘清“四级法人、三级管理”体制下各法人主体、责任主体生产经营权责利清单,等等,都是聚焦“品质铁建”而推进改革的结果。可以说,“品质铁建”是推进改革的重要动力。

3.“品质铁建”是创新理念的不竭源泉。在坚持两个“一以贯之”,坚持建筑为本、相关多元等的基础上,坚持以打造“品质铁建”为中心工作,坚持“稳增长、高质量”工作主题,坚持“四者定位”,坚持推进“三转”,坚持海外优先,坚持创新驱动,坚持“五以五为”文化、弘扬“三种精神”和“首创、包容、协调、共赢”“守正、革新、提质、做实”等理念,都是“品质铁建”实践必须牢固确立的新观念。

4.“品质铁建”是现阶段和今后一个时期“铁建版”的世界一流标准。具有全球竞争力世界一流企业的标准,是一套综合标准,其基本内涵,不仅涉及公司治理结构、全球资源配置能力、创新活力、话语实力和产品、服务的品质,涉及全要素生产率、净资产收益率、营收利润率、研发投入、资本保值增值率等关键绩效指标,而且还涉及新发展理念的践行、社会责任的履行、品牌形象的知名度、美誉度等。“品质铁建”既吸纳了“世界一流”的基本内涵,同时又是“世界一流”的“中国铁建化”——“品质铁建”的“四梁八柱”,构成了衡量“品质铁建”最基本的标准。“一加四升”“两高三低”、严控“两金”等,也是衡量企业经济效益层面“品质”最直观的体现。

5.是实际操作可规范化的总纲。在“品质铁建”的目录中,包含生产经营和企业管理的一系列思路、办法和措施,是企业行为的规范化总纲。比如,工程公司“五化”,经营中的“六个亲自”“六不揽”“七严禁”,生产中的“法人管项目”,“1234+”项目管理措施,以及外经企业必须“四个融入”等,都是打造“品质铁建”的路径、举措和必须遵循的规范。

“品质铁建”的丰富内涵还体现在各个层面和各个方面。比如,打造“品质铁建”,就需要“稳增长、高质量”。“品质铁建”的基础,就是规模上不仅要“稳”,即规模不能降、份额不能丢,而且还要“增”和“长”,即绝对“数量”要“增”、相对份额要“长”。没有“增”“长”,就意味着企业市场份额的萎缩和竞争力的下降。但“稳增长”也不是唯一目标,还有一个目标就是“高质量”,即“稳增长”不能以过去粗放型经营和生产的方式来实现,而要以优化结构、精细化管理、高品质的“企格”、人格等来实现。这就需要明确企业的功能性定位——“四者定位”,即解决“我们是谁”的问题;需要精准勘探出企业顺势而为的靶心——围绕“政府、城市和人”创造与开拓市场,即解决“为了谁、依靠谁”的问题;需要明确实现的最佳路径——“三转”,明确实现目标任务的基本要求和措施——“一加四升”“两高三低”“法人管项目”……

“品质铁建”是中国铁建30万职工的共同梦想,是方向、导向、目标,也是对一切企业行为和职业行为的软约束。例如,2019年10月15日,中国铁建印发《总部机关员工行为礼仪规范》(以下简称《规范》)。作为走过70多年历史的企业,彼时印发这个《规范》,的确应该引起广大党员干部和员工的共同警醒、反思。这说明,中国铁建打造“品质铁建”的基础并不十分厚实,缺憾较多、任重道远。如果不能比较系统、准确地理解什么是“品质铁建”、为什么要打造“品质铁建”、如何打造“品质铁建”,如果不能透彻理解什么是“最优大脑”“最灵四肢”“最强躯干”“最佳胃口”,如果习惯于“穿新鞋走老路”,以“一枝花”当“满园春”,习惯于把问题捂着盖着,习惯于在自己熟悉的业务圈子打转,不会创新、不想动真、不敢碰硬,“一流”“品质”也就无从谈起。

正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样,中国铁建打造“品质铁建”的梦想,不是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不是忽悠市场、客户、股东和职工的充饥画饼。实现梦想,需要方向、定力,需要目标、计划、实施步骤、领导组织力量和保证措施,更需要一个个、一代代人坚韧不拔、全力以赴接续奋斗。而所有这些,都是打造“品质铁建”需要落实的工作。

坚定不移把打造“品质铁建”的举措落地落实

打造“品质铁建”,有路径、无捷径。这个路径,就是实学、实抓和实干。

1.强学习

这里的学习,广义上讲,是指为打造“品质铁建”对政治理论和业务知识的学习;狭义上讲,是指加深对“品质铁建”丰富内涵理解、觉悟的学习。不具备基本的政治和专业业务素养,就只能拖“品质铁建”的后腿;不掌握“品质铁建”的丰富内涵,就难以梳理清“品质铁建”总框架下不同层面的理念、方向、部署、要求和实现路径、措施,就会停留在口头表达或表态上,就会“你敲鼓、我鸣锣”,各唱各的调、各走各的道。最浅显的例证,就是一些基层单位所提的某些理念五花八门,而且换一任领导就翻一次烧饼,且都认为是结合实际的产物。作为一个系统,固然不能要求上下一般粗,也不能要求一劳永逸,但脱离“品质铁建”这个中心,脱离不同范畴的基本理念和要求,做不到“一锤接着一锤敲”,上下的部署都会事倍功半,其结果也只能是对中国铁建层面凝聚力和战斗力的削弱。

强学习,前提是要力戒形式主义。学习,固然“有总比没有强”,但切不能“你说我听、有耳无心,离开会场、一干二净”。学习,是为了解决问题寻求理论、政策和实践依据,或在与“他人”的理念、思路和方法的风云际会中实现自身思维、视野的启迪、开拓,在团队形成共识的同时,实现化“学”为用、学以致用,降低解决问题的成本,提升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比如一场关于中国铁建工作会议精神的集中学习,如果听完了就抬脚走人,其效用肯定大不如认真研讨后、初步拟定出对应的落实措施来得有效。学习走形式,就会惯出工作应付、不知规矩、不懂标准、不明要求等毛病,上级的决策部署就难以落地落实。

强学习,关键是要对号入座、自领任务。比如,对什么是“最优大脑”,这不惟是中国铁建总部需要思考和实践的,也是各级总部要思考和实践的。因为,从“范围”看,中国铁建总部应在纵横向对比中成为“最优大脑”;同样,集团公司、工程公司总部亦应是对应层面的“最优大脑”;在不同行业或领域,处在不同层面金字塔尖特定岗位的团队甚至是个人,也应成为“最优大脑”。如果在“大脑”问题上“等靠要”,问题就会越积越多、机遇就会丢掉一次又一次。从“内涵”看,“优”是优秀的素质、优选的魄力、优化的实力,是运用新技术对信息的搜集、处理并做出判断、决策、方案、部署的能力,这正是各级总部需要具备的基本实力。从实践层面看,如何打造“最优大脑”?“最优大脑”的“产品”如何转化为生产力、转化为对生产关系的调节优化?等等,都需要主动认领并付诸实践。

2.明职责

明职责的过程,就是改革动真碰硬、实现功能再造的过程。

“品质铁建”的提出,为各单位、各级部门、组织和岗位的职责、功能部署了新任务、增加了新内容、提出了新要求。是以明职责,就是在新的形势和条件下,按照“品质铁建”的部署和要求,抓各功能单元和各岗位应该做什么和如何做的问题。

比如,中国铁建提出,“要从立足职能的管理向基于流程、板块的管理转型;要从局限于企业内部的管理向扩展企业价值链管理转型;要从习惯于依靠经验决策的管理向建立在大数据模型基础上的科学分析决策的管理转型”,这些是企业转型升级重要内容,各级各部门如何通过“明职责”将其融入到相应的岗位中,是新任务、新要求。

明职责与强功能是联系在一起的。例如,过去各级部门必须、应该干什么,是大致明确的;现在新的要求是,要在履职时体现中国铁建的高品质,在态度、作风和效用的层面需要明确新功能。再如,中国铁建总部《规范》中提出,深入落实“首问负责制”和“限时办结制”。强调“首问负责”“限时办结”,就是因为出现了推诿、拖沓的情况。以问题导向、目标导向为原则,对容易出现的问题和需要达成的目标,就需要置于职责的刚性约束和制度规范中。

明职责、强功能,需要立足“品质铁建”,对标“世界一流”,跳出“本位”思维,迈向“首创、包容、协同、共赢”,突出产业链优势上的作为;需要努力具体、量化和公开透明化,形成相互监督、评价的体系和格局;需要梳理好具象和抽象,集权与授权,放权与监督,主责业务与协同业务,常态业务与创新业务,主动认领和主动推进等之间的关系。

以“主动认领”和“主动推进”为例。聚焦“品质铁建”,各级部门、岗位人员可以提出本部门、本岗位的职责,但“主动认领”是不够的,一是认领的职责有时不符合“品质铁建”的要求和“放改服”的精神,二是有时认领的职责不够全面、系统、具体,三是公共性业务、流程中接口性业务容易被忽视。所以,明职责作为一项基础性工作,需要各级各类负责人和顶层授权的临时机构,以调研为基础、以目标和问题为导向,强力推进,逐一落实。

明职责、强功能,对于打造“品质铁建”而言,意义重大。职责,就是录用人员的门槛、疏通人员出口的杠杆;就是保护和调动优秀员工积极性,敦促后进员工提升能力、改进作风的标尺;也是防止老实人吃亏,或滥竽充数、有个一官半职就当甩手掌柜、只挂帅不出征、“忙的累死、闲的闲死”等的戒尺。

3.崇实干

落实“品质铁建”丰富的内涵,最终的落脚点在各功能单元的实干。

实干,需要实心用事。至少在工作时间内,必须把心思用在工作上,而不能用在别的什么地方,尤其是对上级未“点名”的任务、对职责范围内存在的问题,必须不惧不怯、不弃不避,实心实意地去对待它、直面挑战去完成或解决它。比如打造“八个高品质”,不是哪一个部门牵头就能完成的,需要各级各部门和各岗位主动作为,守土尽责。如果你看我、我等你,或上面等下面出经验、下面等上面出政策,“八个高品质”就是镜中花、水中月,就会“层层空转”。

实干,需要躬行做事。就是要聚焦“品质铁建”扑下身子,担起责任,以实际行动来做事,善始善终、善作善成,而不是夸夸其谈或沙滩流水不到头。钢筋工捆绑好钢筋,涂料工刮平腻子,领导干部对重要经营活动做到“六个亲自”等,就是躬行做事;结合实际,聚焦“铁建怎么实干”,把“守正、革新、提质、做实”转化为单位或部门工作实施细则,定出落实的措施,这也是躬行做事。同样,“把方向、管大局、抓落实”是躬行做事,出思路、想办法、提建议、拟方案、强监管,也是躬行做事。

实干的反面就是“虚干”,就是做做样子,就是“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表面上看,“虚干”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实际上却会造成“品质铁建”的各项部署无法落到实处。因此,实干既要靠精神上的自觉,也要靠严管督事。

比如, 2020年中国铁建工作会一针见血指出了项目管理中存在的问题,这些问题,基本都是痼疾。对此,作为项目管理的责任主体就应对标对表,对症下药,严管督事;同样,作为项目管理责任主体的上级,也应以制度为依据,严管督事,帮助并督察基层,确保中国铁建顶层指出的问题得到解决。

以“品质铁建”为中心严管督事,需要明确的制度、标准、流程,更需要监管主体责任人挺在一线。应该说,越是敢于监管,就越是受人欢迎、爱戴和拥护,但也越是容易得罪人。因此,作为组织,需要对监管主体责任人的正气、正义和正直撑腰,做到“三个区分开来”。而作为监管主体责任人,任何时候都必须守住底线、敢于扶正怯邪,决不能将矛盾或问题捂着盖着而不解决,更不能看人下菜、高举轻放或欺上瞒下、失职渎职。企业发展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混日子”行为和失范行为累加所形成的“毒瘤”及其“烂苹果效应”。因此,竖起“品质铁建”的大旗,各级组织和监管主体责任人必须发挥严管督事的作用,向浙江“千官罢免”“千官正名”学习,向华为有情操作、动真碰硬学习,向保利刀刃向内、勇裁冗员学习,打破阻碍“品质铁建”建设的坛坛罐罐,立起有利于“品质铁建”建设的思维模式、价值取向和行为方式。也只有这样,才能避免一些员工的“佛系”心理,规避“人多不够用”的现象,才能团结共建“品质铁建”的最大多数,确保“品质铁建”的旗帜永远在海内外广袤的大地飘扬。

中铁十四局集团以“品质铁建”为指引,积极贯彻落实“海外优先”战略,在海外工程建设中塑人品、铸精品,深受所在国政府和民众称赞。图为中国政府援建、中铁十四局集团负责施工的斐济瓦图瓦卡大桥,该桥建成通车时受到斐济政府总理姆拜尼马拉马的高度评价。(苏伟洪 摄)

 

打造“品质铁建”,上好入职第一课。日前,中铁地产华东公司组织所属单位2020年新入职员工参观中国铁建地产华东党建品牌馆,学习铁道兵的光辉历史,了解中国铁建以及中铁地产的发展历程和辉煌成就。图为新员工在品牌馆观看铁建重工盾构机模型。(阮甜 摄)

 

中铁二十五局集团依托竞赛平台,不断把“品质铁建”建设落地落实。该集团注重引领广大职工学技术、求创新,培育踏实严谨、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图为中铁二十五局选手参加广东省(2019年工程设备物资)职业技能大赛决赛。(邓联旭 摄)